亨利轉會巴薩,球迷嘆息的同時,讓我想到我一直欣賞的球員典型,就是『忠臣』。
歷史上,許多舊朝代的家臣基於對主人的忠心,或退隱、或被斬殺,我們無法知道他們是
為了沽名釣譽,或是一個忠義在心頭,讓他們選擇了他們所選擇的道路,名留青史。岳飛
與秦儈,中國歷史上評價兩人極端,前者被神話的地位與後者被千年唾棄,自不可相提並
論。類似的,呂布與徐庶不外如此,前者被視為三姓家奴,後者終身不為曹操為一謀,我
們都受這樣的思維深刻影響,很自然而然的欣賞忠心的人,也很自以為是的鄙視那些換東
家比換女朋友還快的人。

     職業運動越來越商業化,我們無法想像貝比魯斯當初被賣到洋基的憤怒,因為利益總
是被擺在第一位,越來越少人會質疑那些為了更高薪而轉隊的角色,總是用盡心思為他們
找藉口。我不諱言我對忠臣評價會比一般『西瓜偎大邊』的球員更高,就像以前不願離開
拉奇奧的內德維德,就像跟著佛羅倫薩降級的巴蒂斯圖塔,就像終身只為米蘭效力的馬爾
蒂尼,他們的名字會被書寫在歷史上,而被後世推崇。

     回歸主題,如果問我亨利是不是忠臣,我會毫不猶豫的說是。亨利一年前為了一口氣
而選擇留在阿森納,如果說這不是忠心的表示,我實在無法想像還能有什麼比這更愚忠的
行為?想想傑拉德,這個許多人眼中的忠臣,在貝尼特斯入主後的頭個賽季奪得歐洲冠軍
後,突然而來的轉會傳言幾乎激怒了一半利物浦(另外一半可能在鼓掌叫好)的足球迷,
他們焚燒傑拉德的球衣,甚至圍在安菲爾德球場外,用無聲的行為表達內心極端的憤怒。

     這是為了什麼?一個賽季前,佛格森幾乎網羅了他,當時沒有太多球迷對此感到痛心
,甚至願意接受他的想法與企圖心。為什麼一年後會有如此立場的差異?利物浦奪得歐洲
冠軍表現了競爭力,這是傑拉德一直強調的部分(他一直說他無法接受球隊無法奪得重要
冠軍的表現),但他卻自己率先背棄了這樣說法,如果你是球迷,你動不動怒?幸而最後
傑拉德還是選擇了留隊,這也成為被淡忘的一段歷史。

     這個賽季對阿森納的確十分的低潮,事實上,從維埃拉出走以後,阿森納就跟利物浦
一樣,在聯賽內沒有太好的競爭力,距離冠軍幾十分的積分差距,就算不懂足球的人也知
道這代表什麼意義。亨利在這時離開讓不少人第一時間感到疑惑、不解甚至憤怒,但我卻
覺得這是順水推舟,他選擇多留一年就是忠心的表徵,就像波多斯基當初跟著科隆降級一
樣,如果第二次他還跟著降級,那就不是忠心,那叫做愚忠,而更遑論更有頭腦的亨利。

     越來越多阿森納球迷願意反面思考,知道亨利已經足夠忠心,肯定他八年來對球隊的
貢獻,甚至願意祝福他,這是了不起的度量,因為現在他的離去甚至可能是壓死駱駝的最
後一根稻草(儘管我不這麼認為)。比起對照組維埃拉,亨利的確是個值得他隊球迷尊重
的人物,就像傑拉德、吉格斯一樣,要挑剔他們(例如:亨利喜歡在發自由球時偷雞、傑
拉德過往粗暴的球風等),實在只是雞蛋裡挑骨頭的行為。

     當陳某的火鳳燎原開始為呂布辯駁,提供了我們不少反思,忠心在亂世能當飯吃嗎?
呂布難道只是個有勇無謀的粗漢嗎?其實一切只不過是我們根深蒂固的概念運作,產生了
認知上的迷思。如果那些幫多姓家奴找藉口的人能有陳某一半的說理能力,我相信這些人
都會得到尊重,但是多數人刻意忽略事實,認知的迷思讓他們連自己都無法說服,更不用
提立場已經不一致的他人。

     亨利加盟巴薩,我認為唯一需要擔心的是這個世界級前鋒與小羅跑位路線衝突的問題
,好球隊的煩惱不外如是,這幾個有智慧的球員倒是不需要讓人擔心他們彼此的配合,也
許近兩年英超凌駕於西甲之上的現象也會因為這樣的轉會而有所改變。何時台灣的球迷能
夠多付出一些眼光在這項全世界最受歡迎的運動?凌晨王建民的比賽讓我十分吃驚,驚訝
的是竟然有超過一百人犧牲睡眠聚集在新生南路上的麥當勞裡觀看比賽,足球比賽卻只能
在大賽的決賽看到這樣的場景,的確相當不可思議,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托比亞斯的德國足球

GermanDeuts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