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朋友碰到我,第一句話總是以:「你頭髮怎麼這麼長?」起頭,『迷信』,我總是這麼回答。
球類運動最喜歡說『球是圓的』,因為沒發生以前,我們永遠無法預期下一秒鐘會發生什麼事,就像球
,我們無法預期下一秒他會往哪一個路徑前進一般。也正因此,『迷信』在球類運動員間特別鮮明,有
族球員固定要用右腳跨過球場的邊線、有人要在胸口畫兩次十次、有人要親吻草皮等,以心理學的角度
來看是種強迫症,但對他們本身來說,就像是堅定自己信念的迷信一般,讓他們得以以百分之百的心理
狀態去面對未知的挑戰。這也是為什麼從上次理了個短髮後到現在我都沒再剪頭髮的緣故,這是我堅定
自己信念的方法,讓我確信某件事會再重演。

     利物浦能夠再闖入決賽超乎我所預期,巴塞隆納、切爾西都不是好啃的骨頭,我們不會懷疑他們是
不是強隊,重要的是,這兩次交手利物浦都在些微的優勢下(對巴薩是靠客場進球數、對切爾西則是以
互罰十二碼決勝),獲得最終的晉級,一路闖入三年來的第二次歐洲冠軍盃決賽。這是奇蹟,至少對我
來說是如此,兩年前的歷程何嘗不是如此,奧林匹亞科斯、尤文圖斯、切爾西甚至最後的米蘭,每場比
賽對利物浦都充滿著荊棘,但紅軍仍舊過關斬將,勇奪最終的冠軍,一切多麼美好。


     我對利物浦本場比賽的結局並不是十分在意,這個過程足夠讓我滿足,能夠走到這一步,其實已經
是難以苛責的完美,一切的懸念只是利物浦能否再度擊敗米蘭,或者米蘭能否完成復仇罷了。支持利物
浦的開始有些機緣巧合在,我也向來不否認兩年前是讓我全心全意成為死忠紅軍迷的濫觴,一切就像天
命所歸一般,我只曾在『環遊世界八十天』一書內認知的城市成了我心目中距離最近的海外都市,冥冥
中早有注定。

     今晚,我知道全世界各處將會有無數與我一般的人,在家中電視機前、在酒吧的螢幕前、在利物浦
當地、在雅典現場,為利物浦每一個隊員歌唱、為他們的表現讚揚,稱職的扮演第十二人的角色。『你
永不獨行』,對利物浦球迷來說,這是窩心的一句話,我們知道我們的球隊即使落後也不會放棄自己的
信念,所以我們永遠不會孤獨面對一切挑戰,永遠有人在你需要的時候推你一把,我們多麼幸福。


     兩年前的奇蹟從幾個受傷隊員被換下開始。科威爾受傷,捷克人斯梅切爾替補他的位置,他遠射破
門為利物浦注下一支強心針;芬南受傷,哈曼上場加強了中場的厚度,讓整個上半場中場都落居下風的
利物浦終於挺直腰桿,他也攻入互罰十二碼的第一球,不少權威媒體認為他是扭轉一切的關鍵角色,與
斯梅切爾的上場一般,這何嘗不是奇蹟。

     這一次,什麼樣的結局都有可能發生,對我來說,賽後無論興奮或者頹喪,第二天還是要繼續下去
,留了五個月的頭髮也將告別,唯一不變的,只有對利物浦的眷戀。

德國權威媒體 Kicker 預估雙方先發:

AC Mailand

Dida -
Oddo, Nesta, Maldini, Jankulovski -
Gattuso, Pirlo, Ambrosini -
Kaka, Seedorf -
Gilardino

Trainer: Ancelotti

FC Liverpool

Reina -
Finnan, Carragher, Agger, Arbeloa -
Gerrard, Mascherano, Xabi Alonso, Riise -
Crouch, Kuyt

Trainer: Benitez

Anstoss: 23.05.2007 20:45
Stadion: OAKA Spiros Louis
Schiedsrichter: Fandel (Kyllburg)
Assistenten: Kadach (Suderburg), Wezel (Tuebingen)
Vierter Schiedsrichter: Meyer (Burgdorf)

Gerrard Interview: 

Alonso Interview: 

Reina Interview: 

Kuyt Interview: 

Riise Interview:


創作者介紹

托比亞斯的德國足球

GermanDeuts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