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德國球迷,似乎很難不支持這樣一支歷史上最強大的勁旅,這就是拜仁慕尼黑。
從開始觀賞歐洲冠軍盃的賽事以來,拜仁向來就是個雷聲大雨點小的球隊,大概國內勢力龐大
,幾個高層又都是德國歷史上名氣響噹噹的人物,讓他們總是肆無忌憚的從其他國內俱樂部挖
角球星,甚至影響著國內足壇政策的走勢。有錢不是罪過,有勢力也不是原罪,但是有錢又有
勢力,加上蠻幹的轉會運作,那可是罪大惡極。

     這支隊伍幾個賽季來只證明了他們的阿斗,挖角的球星總是無法整合出最強大的實力,巴
拉克的主宰能力只限於聯賽以及國內盃賽,到了歐冠他往往非常的普通;盧西奧則是熱愛進攻
過了頭,前後兩任主帥都詬病過他,他也仍然不改風格;波多斯基表現不好被歸咎給他的機會
不多,但近來他得到的機會又可曾少過?范布伊騰是當中最兩極化的人物,表現好時幾乎一夫
當關,畢竟他的搭檔是個流著前鋒血液的巴西人,這也讓人無從責難他的孤獨。但表現差時又
好像自己一個人一隊,幾次比賽不專注都釀成大錯。這次與米蘭的對決他是主角,因為第一場
比賽他兩度救主,但第二場比賽,也是他兩度失誤造就了米蘭的破門,實在是讓人感嘆於他狀
態的起伏。

     卡恩的老態是一大問題,不僅是他的門前屢屢被破關,甚至他缺少了鎮壓隊友的氣勢與實
力。范布伊騰曾經在場上對卡恩的責難十分不以為然,這只是表現出一個球隊很大的問題。誰
才是後防的領袖?愛亂跑的盧西奧不在選項內,預備為下任隊長接班的薩尼奧爾的位置也讓他
缺乏了底氣,所以選項只剩下重金挖角的范布伊騰,甚至是戴著隊長袖標的卡恩。後二者在場
上顛峰狀態都是德甲頂尖的人選,范布伊騰是漢堡前任隊長,卡恩則是拜仁多年來的精神領袖
,但前者尚未融入拜仁的戰術體系,卡恩又總是不斷的用表現讓大家知道他早已年邁,這也成
為拜仁現在後防不穩的一大根源。


     拜仁本場比賽得到范博梅爾的回歸,讓拜仁中場的控制力大大提升,但也同時少了受傷的
施魏因施泰格,讓萊爾得到了難得的先發機會。缺少薩尼奧爾是一個問題,但在希茨菲爾德前
次執教時期,薩利哈米季奇就曾多次客串這樣的位置,似乎不成隱患。主宰中場的拜仁組織了
大半的進攻,但始終功虧一簣,這讓他們更傾向利用前一場困擾著米蘭的高空轟炸。率先丟球
其實並不讓人意外,但這個失球實在相當不應該,盯人的後衛以及把守大門的門將都是必須批
評的對象,這球毫無角度可言,但就是球速夠快才能趕在卡恩倒地前進入門框,說起來被西多
夫騙過的范布伊騰以及反應明顯太慢的卡恩都無法避免這個失球的責任。

     儘管先失球,但場面控制十分出色的拜仁在當時還仍大有可為,兩顆客場進球讓他們的晉
級只需要一個追平分,這對拜仁當然不是難事。只是誰也沒想到一次越位陷阱的失誤加上邊裁
的誤判,讓位置靠後的范布伊騰根本追不上靈活的因紮吉,這一顆反越位進球打中了拜仁的死
穴。這時開始可以觀察出兩件事,第一,拜仁始終沒有對付因紮吉的方法,這也早就是公開的
秘密,第二,兩顆失球玩掉了拜仁兩個客場進球的優勢,可以開始專注防守的米蘭這時開始掌
握起場上的局勢,拜仁縱然掌握起大半的攻勢也始終沒有有效的把握,中路滲透幾乎都被敗掉
的狀況下,希茨菲爾德也只能換上身高夠高的聖塔克魯茲,打起後半場全世界都猜的到的高空
戰。


     從結果論,聖塔克魯茲是個絕對的敗筆,從巴拉圭來到德國後,他一直被寄予厚望,但總
是莫名其妙的受傷賠掉了他應該有的進步。空有身高而沒有南美人的技術,爭搶也搶不過米蘭
的老隊長馬爾蒂尼,後半場的拜仁幾乎都是以少一人的狀態應戰,這當然是無法追回比分的一
個關鍵。下半場決心改打空戰,但本場邊路的水準實在平平,前線亂推人的波多斯基以及被看
死的馬凱拿球射門的機會實在太少,當然也突顯出前場的無能。本場盧西奧防守的表現相對出
色,多次及時封堵瓦解對方的進攻,但他仍然不挑時機的後上,讓拜仁的後防面臨對方出色的
反擊攻勢,其實這也是一大問題。拜仁這場比賽的重點絕對不該是後來束手無策的進攻,只是
後防頻頻丟球,讓他們被迫必須進攻,沒有像羅馬對曼聯一般慘痛的告別歐洲冠軍盃賽場,多
少也是運氣。


     拜仁的改革勢在必行,卡恩是該適時交棒,他遲緩的反應在高水平的對決就明顯的暴露出
來,是個拜仁後防必須面對現實的大漏洞。前線的馬凱也不應該是主力,六十分鐘只能跑六公
里的隊員,大半時間又是見不得人的『影子』前鋒,憑什麼享有如此的待遇。施魏因施泰格以
及波多斯基都只是年輕人,該坐板凳還是要坐,沒有狀態還能場場打上先發,他們怎麼知道什
麼叫做反省?小豬的天賦在幾次重要比賽展露無疑,但是近兩年的低迷也應該讓他有些自省空
間。至於波多斯基,他的問題根本不是冰不冰,更多的是他缺乏冷靜的頭腦,要替他講話的人
真該仔細查查看他錯過的機會有多少、手腳的動作也不乾淨,實在有缺世界盃最佳新人的風範



     最後,一直有點意見的是,拜仁本賽季絕對不可能四大皆空,這根本不是可能性的問題,
而是主播沒做功課的瞎說。戰線只有三條(德甲、德國盃、歐洲冠軍盃),何來四大皆空之說
?兩根牆頭草比賽過程中哪邊風大往哪邊倒,真是『風行草偃』的最佳例證。奇怪的是台灣的
球迷似乎很欣賞這些人的播報風格,寧願捨棄更有水準的英語主播,也要聽著『看似』比起台
灣本地更有水準的播報,難怪這方面一直都是三流外的不入流。可悲,敗人,更可悲,台灣足
球,前者自找來的,後者何嘗又不是如此?

創作者介紹

托比亞斯的德國足球

GermanDeuts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