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卻是Deisler的冬天,這個冬天,好冷好冷。
                                                                               
     拿出Deisler的病史,任何人都會為之動容,佩服他一再的克服這些外在的困頓挫折。
同時對於這次厄運再度降臨在他身上,我真的找不出任何可以安慰他的話語,相信即便是
他的親人也必定同樣如此。
                                                                               
     這個賽季對他來說多順利,雖然吃了紅牌禁了幾場比賽、受了幾次輕傷。可是聯賽還
有歐冠的表現,甚至此前聯合會盃身披十號戰袍的他,表現都是可圈可點。就在世界盃剩
不到一百天的時候發生這樣的事情,對他的打擊再大不過。我甚至一度希望,過去一整年
他都是個平庸的球員。有一場沒一場的,不要讓他自己有任何希望,這樣打擊就不會這麼
的大。
                                                                               
     撇開Deisler的問題不談,個人從理性面的角度來看,他的缺陣並不會對德國產生影響
。為什麼我這麼講?Deisler對德國很重要沒錯,但是德國從來就不是一個依靠個人能力的
球隊。以前Klinsmann還是球員的時代,就曾經因為一次獨球被BeckenBauer斥責過。當
時的德國三條線都有傲視全歐的球員,還是依靠著團隊作戰為戰術思想核心。更遑論現在
整個國家隊沒有什麼個人能力突出的隊員,團隊戰力才是現在個人能力薄弱的德國需要的

                                                                               
     Deisler的缺陣只是讓整個德國隊少了一個可以改變戰局的隊員,但是卻不是整個德國
的倒下。把右翼的位置人選拿出來看,Schneider跟Frings都可以勝任這個位置。甚至我
必須要這麼說,Frings最近的傷病其實對德國是正向意義的。因為這有可能進一步穩固
Kehl的位置,德國需要一個能夠扮演中後場樞紐防守又夠硬朗的隊員。像這樣的球員德國
並不缺乏,但卻一直沒有用最適合的隊員在這個位置上。
                                                                               
     Frings是個能力全面的隊員,要讓他踢那個位置可以,但是要讓Ballack跟他的站位平
行,不然真的是缺了中場的阻截效果。讓我們現在的後防直接面對任何強隊的鋒線,真的
是災難。
                                                                               
     Deisler的受傷可以順利成章的讓Frings到右路,而左路則交給Schneider甚至
Borowski,這就是拷貝了Bremen的中場結構。而假若Ballack現在的位置不變,那同樣的
國家隊就需要一個像Baumann的角色,這個角色事實上並不缺乏人才。
                                                                               
     Baumann踢球其實很聰明,也許看起來溫溫的,但他知道什麼時候該用犯規來阻擋對
手的反擊,這方面個人認為Frings是遠不如他。我認為Baumann跟Hamann都是這個位置
的上選,不過也許他們都不是Klinsmann的計畫人選。一方面或許是結構年輕化的考量,
另一方面他們的年齡都不堪短時間多場比賽的負荷,也因此Kehl才會像現在一樣這麼火熱
。事實上若論穩定度他可能不是最好,但是防守夠硬、跑動範圍夠還有一個左腳遠射,他
能夠起到保護Ballack的作用。在Voeller的時代早就用過這樣的中場組合,因此相信他也
可以勝任愉快,除了他比較需要讓人擔心的脾氣問題以外。

     這篇除了為Deisler感到難過以外,也是在幫大家打氣,其實對德國來說並非世界末日
。這樣我反而覺得可以讓Klinsmann被迫做一些改變,而這個改變應該會對防守做出不小
的提升,至少不用看到現在動不動就被灌個好幾球。下場比賽對美國希望能給大家一點憧
憬,至少是世界盃四強的憧憬,希望如此。


創作者介紹

托比亞斯的德國足球

GermanDeuts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